敬人餡糰子

這裡茗嫣、稱呼隨意,主修二創虐文的渣渣夢文手,來自台灣、興趣聽音樂、看動漫、追日劇、看小說,嗜甜嗜酸嗜攝像嗜美食嗜孤獨,此帳主要放文放照片
特別喜歡的小說有玄日狩、非關英雄、特殊傳說、吾命騎士、兔俠,吃cp基本上算雜食,勉強算涉獵廣泛,歡迎同好交流
選擇性拒同擔,一起發廚可宣示主權滾

校园AU:惊鸿一瞥,乱的沈巍心肌梗塞1(师生恋年下攻)

葉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閉嘴啦#

葳蕤:

@颗颗(⁎⁍̴̛ᴗ⁍̴̛⁎) 你要的梗


赵云澜从小到大运气都不错,用现在的话来说,不是个欧皇也是个白脸,通俗点就是经常走狗屎运。
这种欧气在赵云澜还没出生前就发挥的淋漓尽致,那时候赵云澜他妈还怀着他,被个庸医诊断成眼睛有毛病,临近手术室之前遇到个老同学,给拦住又检查一遍,发现原来是这小混蛋太调皮,做B超时自己把眼睛捂上了,赵云澜这才得以平安生下来。刚出生时,他爸发了一笔财,一应婴儿用品都买进口的,从而避免了三鹿奶粉的荼毒。初中打群架,对面偷偷带了刀,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被对面的头头认出来是发小,这才没被砍死。高考更是凭借自己打了多年游戏还没近视的眼睛,一跃成为龙城大学的学子,虽然是垫底吧,但好在也是个名牌大学。
有时候赵云澜自己都觉得,这辈子活的是不是太容易了,直到很久以后,他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人,忽然觉得这运气还得再好点。
进了龙城大学,赵云澜就过起了混吃等死的生活,迟到早退甚至是旷课,都如同家常便饭一般。然后赵云澜又凭借跟了他二十多年的欧气避免了被老师点名,考试和周围女同学搞好关系,也没有挂科。
一转眼就是两年,大三的时候赵云澜忽然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要不毕业以后找不到工作啊。赵云澜痛定思痛,决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于是,开学的第一天,他又不负众望的迟到了。
赵云澜被室友林静的一通夺命连环call叫醒,脾气爆的差点把手机扔了。也不能怪他起不来,暑假时整天打游戏,凌晨三点才睡,刚开学生物钟调整不过来。
“老赵,你快来啊,老师说要点名。”
听到这句话赵云澜一下就清醒了,脸都没来得及洗,胡乱穿上衣服就跑了出去。
赵云澜不愿意挤在学校里没空调没风扇面积还小的十人宿舍里,便跟几个要好的哥们在外面租房子住。好在离学校也不远,就在对面,赵云澜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像学校跑去。
有时候这人不运动还真是不行,四体不勤的赵云澜刚跑到教学楼一层,就听到令人绝望的上课铃声。
这是欧气失灵了?
赵云澜没来得及多想,直接往四楼跑,前脚老师刚点完他的名字,后脚赵云澜就进了教室。
“到!!!”,赵云澜一个急刹车,差点摔个狗吃屎。
那一秒林静差点发出猪叫声,被身边的祝红一胳膊肘怼了回去。
九月份的天气还是有些热的,但是沈巍还是万年不变的穿了白色衬衫,配了小巧的法式袖扣,领口上别着一枚一字领针,并没有扎领带。灰色格子西裤将他的身材衬得修长,黑色皮鞋擦的锃亮。
阳光顺着教室的落地窗照进来,打在他的侧脸上,鸦羽般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投下一片阴影。
沈巍其人对待工作就如同他的穿着一样,大方得体却又一丝不苟,开学的第一堂课,他早早就来到了教室,还好心提醒了一下同学们要点名了。
但没成想还是迟到了一位。
班长郭长城正念着花名册上的名字,就被一声近似吼出来的一声“到”吓得差点拿不住笔。
沈巍转过头,就看见一个顶着鸡窝头胡子拉碴的愣头小子站在教室门口,还气喘吁吁的。
一看就是跑来的,开学第一天,沈巍还不想为难学生,刚想说下不为例,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那傻小子来了一句。
“大、大美人。”
全班哄堂大笑,连棺材脸的楚恕之听到都差点把嘴里的豆浆喷出来。
话一出口,赵云澜就悔的差点咬断舌头谢罪。赵云澜此人一向是放荡不羁,招猫逗狗的事也没少干,但公然调戏老师的事儿,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
今儿可能是没睡醒,见到着貌美如花的老师嘴一瓢就直接说出来了。咳,别误会,沈巍是不折不扣的男子一枚,但要说这张刀削斧凿般的好面孔是天仙下凡也不足为过。
如果此刻的赵云澜能预料到日后这位“大美人”会成为他的枕边人,并且提起此事就会让他睡好几天沙发的话,他一定会选择咽下那句脱口而出的话。
不知这位沈老师是被气的还是羞的,耳朵微微泛红了起来。
“赵云澜是吧。”,沈巍方才还去和煦春风一般的脸瞬间冰冷下来,“在我的课堂上迟到等同于没来,班长给他记旷课,你回去吧,这堂课不用上了。”
乖巧的小郭班长迅速拿笔记下来,“赵云澜,旷课一次。”
“老师我……”
“出去。”
林静捅捅正在看热闹的祝红,“老赵这是疯了吧。”
祝红一脸的高深莫测,“这叫乱了心曲。”
后来祝红的话一语成谶,这句话也被改为了通俗易懂的“MD死给”。

评论

热度(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