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人餡糰子

這裡茗嫣、稱呼隨意,主修二創虐文的渣渣夢文手,來自台灣、興趣聽音樂、看動漫、追日劇、看小說,嗜甜嗜酸嗜攝像嗜美食嗜孤獨,此帳主要放文放照片
特別喜歡的小說有玄日狩、非關英雄、特殊傳說、吾命騎士、兔俠,吃cp基本上算雜食,勉強算涉獵廣泛,歡迎同好交流
選擇性拒同擔,一起發廚可宣示主權滾

庄严的钟声宣告着时辰的到来,肃穆的教堂因灑落进来的阳光显得任何而梦幻
夜痕・岚恩有点紧张,带着纯白手套的手不断的握拳、松手、再握拳、再松手……脑子里闹哄哄一片耳边却安静的只听得见自己急促的心跳,过了几分钟——对他而言彷佛几个世纪,教堂的木门缓缓向两旁打开、门後,夜痕心心念念的未婚妻穿着白纱、捧着捧花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教堂里没有其他人,没有帮派的弟兄们、没有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亲戚只有他们两人,恍惚间他觉得、这个世界就只剩他们。
她缓步走向他,头纱调皮的掩去了新娘的面容却体贴的让新郎看见了她弯弯的嘴角,她笑着、他亦是。
夜痕伸手想牵过与自己仅有一步之遥的岚薇,她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此情此景无一不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突然、教堂刮起了一阵风,强劲的风压逼得他不得不抬起手遮住眼睛,等他手放下时、幸福的场景全变了调、没有身穿白纱的岚薇、没有肃穆的教堂,夜痕面前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地上却是尸横遍野,他迈开脚步想离开却踢到了什麽,机械式的低头、他对上了一双黯淡的红色眼眸
前一秒还幸福洋溢的女人此时已成了冰冷的尸体,总是意气风发的脸庞染上深深的绝望、经常挂着浅笑的双唇微张未完的话语还没被说出却已永远失去了被人知晓的机会,
夜痕跪在岚薇的尸首旁边,颤抖的手缓缓伸出一点一点靠近她的脸,就在即将触及之时眼前的女人骤然成了一团灰烬被一阵妖风给吹散了。
夜痕惊恐的睁开眼、发现自己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身上的睡衣被冷汗浸湿黏在肌肤上,房里安静的诡异、除了他的呼吸声以外再无其他声响,他疲惫地翻身坐起伸手拿过床头柜上摆放的照片,
相片的场景是夜痕梦中的教堂、主角是个穿白纱的女人,逆着光她彷佛天仙下凡一般圣洁而不容侵犯,那是他已故的妻子——岚薇・岚恩,她死於一场激烈的火拼、最後胜利的那人发了疯似的一把火烧了发生火拼的草原,身为帮主的岚薇和参与火拼的弟兄全都葬身於熊熊烈火中,当他带着支援赶到时早已无力回天,只能绝望的看着那片火海吞噬整片草原、吞噬他此生挚爱,待熊熊烈火终於燃尽也不顾馀烬高温,夜痕挣脱了拦着自己的弟兄冲进火场发了疯似的寻找某样东西,突然、他停了下来,看着脚边熟悉的戒指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他没有崩溃、没有失声痛哭,只是单膝跪下无比虔诚的捧起一只沾了灰的戒指轻声的说
「岚,我们回家。」
End.

诸君好久不见!

关于《盗墓笔记》重启官宣,写给所有小笼包的忠告❗❗❗求扩!

谁都能演吴邪,但谁都不会是吴邪;铁三角谁都能演,但没有哪一个铁三角可以真正的成为他们,电视剧出来以后该称赞演技的超赞演技、该为偶象打call的为偶象打call,但麻烦不要说出「演活了XXX」或「根本就是XXX」这样的话,盗墓笔记里的每一个角色都深刻的活在稻米们的心中,角色谁都能演、但没有谁可以是他。
身为小笼包,我愿意相信龙哥会将吴邪诠释得很好,一如他在《镇魂》饰演的沈巍一般,但我不会说他演活了吴邪。
谁都能演吴邪,但谁都不会是他。
影钥:

①书粉心中的吴邪不容亵渎!最忌讳"吴邪本邪" "简直是演吴邪最合适的人选" "把吴邪演活了" 在书粉心里,任何人都可以演吴邪,但没有人是吴邪,这是书粉对于影视剧最后的宽容!

②如果你不是书粉,不要刷一些好多人在刷,看起来很"吴邪"的梗,比如"天真无邪",所有看过《盗墓笔记》的人都知道,吴邪一点儿也不天真!无邪的名字来源于爷爷寄托的近乎于绝望的希望,希望吴邪脱离宿命,一辈子干干净净的,无邪就好。

③关于沙雕表情包,如同哥哥是我们的底线,同样,小三爷也是邪粉的底线,过犹不及,十年的情怀,如同护犊子般的宠爱与袒护不比我们少,如果触碰了底线,哪怕小笼包们再怎样努力控评洗白,都会影响影视剧的收视,盗墓笔记这个大IP,书粉的接受度与好感度几乎可以决定剧版的命运,不同于《镇魂》,受众广,年龄跨度大,盗墓笔记是一群死忠书粉至死不渝的情怀,你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详情对比请参照网剧《盗墓笔记》和现在的《沙海》,是捧还是踩,全靠事实说话。

④不要去《盗墓笔记》超话,吴邪超话跳来跳去,那里养了一群平时沉寂却有着尖利獠牙的狮子,祸从口出,一旦犯了什么忌讳,你无心之失,也是在这一群人看来就是有着天大的不可饶恕的罪过,十年的情怀,真的很厚重,书粉才不会管你哥哥的路人缘资源,你为哥哥而去,你就代表了哥哥,你说错了话,连带着哥哥就会受到牵连,没有人会管你粉圈真主的关系,因为圈子不同,二次元的圈子里没有这些。所以到时候该专注于演技专注演技,该刷数据刷数据,不是书粉就千万不要去接盗笔的情怀,你接不住的,太重,还烫手。

⑤❗接下来是最敏感,最重要的一点!关于瓶邪cp原著不是耽美!不是耽美!不是耽美!所有瓶邪同人都是衍生。哪怕在萌这一对也不要刷太露骨的话题。老粉对于吴邪的精神洁癖,不亚于我们(参照隔壁家捆绑真人操作)也就是说可以微调侃,但绝对禁止拉郎配,这是红线❗还有,我们需要注意,毕竟哥哥演过相关题材,会有黑子借机搞事情,到时候跟着@朱一龙后援控评组 走,随机应变。

⑥ 无论张起灵(小哥)最后是谁演,不要嘲,不要捆绑,不要内涵,有些事情不是哥哥能决定的,黄金铁三角不可替代。还是那句话,谁都可以演他们,但谁都不是他们,三人组合和不和谐,有没有cp感,我们管不着,哥哥也管不着,只专注一人足矣。

⑦感谢网友@阿司匹林的疑惑的补充:不要撕番位,小说是以吴邪开始,但小哥是灵魂人物,小哥在稻米心中的位置,参照盗墓十年十万稻米去长白山接小哥回家,在官宣之前,我们一定要谨慎不要招黑

影子是稻米,也是小笼包,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根本不敢相信,紧接着马不停蹄上微博确定是官宣。巨大的狂喜和感动砸的我晕晕乎乎的,喜极而泣是最真实的情感,我相信每一个恰好是稻米的小笼包和我都是一样的心情!捧在心尖上的人和放在心里的作品,双倍的情怀,万倍的感动😭😭

可偏偏天不遂人愿,从今天官宣到现在经历了什么,大家都有目共睹,让三叔去死,嘲讽我们蹭热度,吐槽碰瓷《沙海》和稻米节……我心里真的,从欣喜变为难过和愤怒,过山车一样的心情,冷静下来之后又是忐忑不安,所以,立刻码了这一篇文献给小笼包们,希望大家知道,盗笔是一个非常大的ip,可以说是@朱一龙 哥哥今后极为重要的一个台阶与资源!

所以,理智宣传,尊重书粉,拒绝触线!

我爱盗笔,也爱哥哥✨
愿《盗墓笔记之重启》拍摄顺利,数据大好!
愿哥哥不负稻米和小笼包厚望!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
祝愿哥哥,越走越远✨

微博指路:@影钥

还有,我要对醉拂衣说声对不起,不是我不填坑,实在是……今天又为爱爆肝了啊😂😂😂


莫忘童心

先来个防雷吧,看到衣柜上挂着的红衣裙有点感触、突如其来的心里话,没在讨拍只是想把梗着自己很久的事梳理清楚然后……大概给自己打打气?
不是很正向,确定能承受再看下去吧,我已经花了七行来提醒你们了,希望各位想清楚再看下去。

茗嫣我今年17岁,前面应该青春洋溢的国中时期我总习惯穿上黑衣裙、黑衣裤外搭一件连帽外套把自己的脸遮住大半,一有人靠近便低下头不敢面对外人,甚至爸妈回家的时候我直接冲进房间不敢和他们打照面,要说原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国中补习班同学一年半的语言霸凌,每天不论是在学校还是补习班一打照面就是一句「丑女」、「丑八怪」、「死胖子」、「水桶腰」、「臭女表子」……诸如此类太多太多的话语,而当时我也软弱被动的承受,身边的老师们也告诉我「要会考了,妳不要理她,好好读书比较重要。」、「他会这样对你也是有原因的啊,你自己想想吧。」
确实,他这么对我不是没有原因的,从小到大在母亲的教育之下我习惯了对所有人摆出笑脸,但初中时实在是太过疲倦、我的笑容只剩下嘴角的弧度,而他第一天进补习班时我这么对他笑了,他当场骂了我一句「做作女」然后开始了一年半的霸凌;后来我不对他笑了,他反而到处说我对他摆脸色、说我背着他说他坏话,然而实际上我从没说过他什么不是,直到现在我也没骂过他一句。
直到国中毕业后才好不容易走出来,敢于长时间穿上黑色以外的色彩,我才知道原来自己喜欢的不只是黑白色,我喜欢张扬的红、喜欢优雅的湖水绿、喜欢沉稳的藏蓝、喜欢温暖的鹅黄,一直以来我都不太敢穿太鲜艳的衣服,直到升上了高中我才敢穿红衣、涂口红以及大声的和陌生人说话。
之前霸凌我的同学,我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让我多了些对语言的抗压性、谢谢你们让我连生气时都能坚持我的笑容。
那些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我谢谢你们给我站起来的勇气,你讨厌我我就偏要让你知道、姐现在过得非常好。

校园AU:惊鸿一瞥,乱的沈巍心肌梗塞1(师生恋年下攻)

葉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閉嘴啦#

葳蕤:

@颗颗(⁎⁍̴̛ᴗ⁍̴̛⁎) 你要的梗


赵云澜从小到大运气都不错,用现在的话来说,不是个欧皇也是个白脸,通俗点就是经常走狗屎运。
这种欧气在赵云澜还没出生前就发挥的淋漓尽致,那时候赵云澜他妈还怀着他,被个庸医诊断成眼睛有毛病,临近手术室之前遇到个老同学,给拦住又检查一遍,发现原来是这小混蛋太调皮,做B超时自己把眼睛捂上了,赵云澜这才得以平安生下来。刚出生时,他爸发了一笔财,一应婴儿用品都买进口的,从而避免了三鹿奶粉的荼毒。初中打群架,对面偷偷带了刀,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被对面的头头认出来是发小,这才没被砍死。高考更是凭借自己打了多年游戏还没近视的眼睛,一跃成为龙城大学的学子,虽然是垫底吧,但好在也是个名牌大学。
有时候赵云澜自己都觉得,这辈子活的是不是太容易了,直到很久以后,他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人,忽然觉得这运气还得再好点。
进了龙城大学,赵云澜就过起了混吃等死的生活,迟到早退甚至是旷课,都如同家常便饭一般。然后赵云澜又凭借跟了他二十多年的欧气避免了被老师点名,考试和周围女同学搞好关系,也没有挂科。
一转眼就是两年,大三的时候赵云澜忽然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要不毕业以后找不到工作啊。赵云澜痛定思痛,决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于是,开学的第一天,他又不负众望的迟到了。
赵云澜被室友林静的一通夺命连环call叫醒,脾气爆的差点把手机扔了。也不能怪他起不来,暑假时整天打游戏,凌晨三点才睡,刚开学生物钟调整不过来。
“老赵,你快来啊,老师说要点名。”
听到这句话赵云澜一下就清醒了,脸都没来得及洗,胡乱穿上衣服就跑了出去。
赵云澜不愿意挤在学校里没空调没风扇面积还小的十人宿舍里,便跟几个要好的哥们在外面租房子住。好在离学校也不远,就在对面,赵云澜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像学校跑去。
有时候这人不运动还真是不行,四体不勤的赵云澜刚跑到教学楼一层,就听到令人绝望的上课铃声。
这是欧气失灵了?
赵云澜没来得及多想,直接往四楼跑,前脚老师刚点完他的名字,后脚赵云澜就进了教室。
“到!!!”,赵云澜一个急刹车,差点摔个狗吃屎。
那一秒林静差点发出猪叫声,被身边的祝红一胳膊肘怼了回去。
九月份的天气还是有些热的,但是沈巍还是万年不变的穿了白色衬衫,配了小巧的法式袖扣,领口上别着一枚一字领针,并没有扎领带。灰色格子西裤将他的身材衬得修长,黑色皮鞋擦的锃亮。
阳光顺着教室的落地窗照进来,打在他的侧脸上,鸦羽般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投下一片阴影。
沈巍其人对待工作就如同他的穿着一样,大方得体却又一丝不苟,开学的第一堂课,他早早就来到了教室,还好心提醒了一下同学们要点名了。
但没成想还是迟到了一位。
班长郭长城正念着花名册上的名字,就被一声近似吼出来的一声“到”吓得差点拿不住笔。
沈巍转过头,就看见一个顶着鸡窝头胡子拉碴的愣头小子站在教室门口,还气喘吁吁的。
一看就是跑来的,开学第一天,沈巍还不想为难学生,刚想说下不为例,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那傻小子来了一句。
“大、大美人。”
全班哄堂大笑,连棺材脸的楚恕之听到都差点把嘴里的豆浆喷出来。
话一出口,赵云澜就悔的差点咬断舌头谢罪。赵云澜此人一向是放荡不羁,招猫逗狗的事也没少干,但公然调戏老师的事儿,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
今儿可能是没睡醒,见到着貌美如花的老师嘴一瓢就直接说出来了。咳,别误会,沈巍是不折不扣的男子一枚,但要说这张刀削斧凿般的好面孔是天仙下凡也不足为过。
如果此刻的赵云澜能预料到日后这位“大美人”会成为他的枕边人,并且提起此事就会让他睡好几天沙发的话,他一定会选择咽下那句脱口而出的话。
不知这位沈老师是被气的还是羞的,耳朵微微泛红了起来。
“赵云澜是吧。”,沈巍方才还去和煦春风一般的脸瞬间冰冷下来,“在我的课堂上迟到等同于没来,班长给他记旷课,你回去吧,这堂课不用上了。”
乖巧的小郭班长迅速拿笔记下来,“赵云澜,旷课一次。”
“老师我……”
“出去。”
林静捅捅正在看热闹的祝红,“老赵这是疯了吧。”
祝红一脸的高深莫测,“这叫乱了心曲。”
后来祝红的话一语成谶,这句话也被改为了通俗易懂的“MD死给”。

【五颗方糖的咖啡】
*CP:自家原创(夜岚夫妇)
夜痕冬天的标配是
一杯拿铁,五颗方糖以及他心爱的女朋友。
特别为他准备的方糖碟子上摆放的五颗方糖已全数融进手中的热咖啡里,拿起杯子轻啜一口,很甜、像他小女友的笑容。

「在今天越来越冷了,妳要自己多注意点、别因为懒就少穿衣服,着凉可有得妳受。」

「我?妳之前才买不少大衣放在我衣柜,怎麽忘啦?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总觉得妳忘的东西越来越多。」

「天气这麽冷就别喝咖啡了吧?喝看看可可吧,甜暖暖的喝了会让人心情变好!知道妳不喜欢喝甜的、帮妳弄比较淡的好不好?」

「呐、岚,妳回我一下好不好?就一句……好不好?」

一抬头、映入眼簾的是照片中少女如花的笑靥,曾经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成了隽永的回忆
能让他牵肠挂肚的少女、让他心甘情愿低头吃亏的女友,终归是不在了。

「夜痕・岚恩!我喜欢你!做我男友你敢不敢?」红发少女的声音言犹在耳,夜痕不由得抬头,眼角闪着泪光、噙着笑的嘴角有些颤抖,青年轻声道出答覆
「这世上还没有我夜痕・岚恩不敢的事。」

後記之茗嫣碎碎念
好久没产文了,手感君不愿意回家_(:3」∠)_

下定决心站邪教(不对#
这对可爱又好吃QQ
我不管,这就是官方发糖

我家儿子特别可爱

時間設定:夜痕15歲
                    嵐薇即將成年(跪求不要問確切數字)
人魚之吻,若愛上人類便將心意寄託於一吻印在心上人的額頭上、他就會失去與之有關的記憶,但付出真心的人魚不會失去記憶,只能帶著與人類有關的記憶活著一輩子。
深夜,嵐薇坐在自己的床上沉默著,她從淺灘回來時祖母告知自己她的成年禮會辦在三天後,而她的成年似乎會在兩天後到來,她只剩一天了、只剩一天淺灘時光、只剩一天能陪伴那個自己深愛的少年,她頹然的向後一躺
『沒事的,人類的記憶很容易抹去、過不了多久他就會再愛上一個人類女孩,她擁有柔軟溫暖的肌膚、可以一直陪在他身邊、可以和他共組家庭,他的人生、明天以後就再也不會有嵐薇這個名字存在。』
想著想著她笑了,笑的淒涼、笑的悲傷,笑出了淚水、在滑出眼眶的瞬間變成了色彩混濁的珍珠,那是悲傷之淚也是嵐薇自出生以來落下的第一顆淚
『你可知我和你喜歡我一樣喜歡你?奈何我無法伴你身旁,如果下輩子你我還有緣再相遇,我定會對你不離不棄。』
閉上眼,她抬手蓋住自己的雙眼沉沉墜入黑暗的夢鄉。

翌日,嵐薇比平時早到了一個小時,她倚著那倚了十年的礁石眺望著一成不變的風景,自明日起這些風景只能在夢裡看見了;闔上雙眼她回想著與少年的種種,一開始是他主動找尋她、然後她主動提出邀約開啟了這段十年的緣分,勾起笑容、她露出了一抹溫柔的、只為他綻放的微笑
「想什麼呢?」突然、有人由後輕輕遮住她的雙眼在她耳邊輕聲道「猜猜我是誰?」
「痕?」嵐薇一爪子拉下臉上的手一回頭看見趴在礁石上的夜痕,對方臉上的笑容燦爛如陽令人不由得跟著笑起來,她輕輕伸手撫上那張臉蛋,夜痕愣了一愣小心地蹭蹭那涼涼的掌心微微眯起眼,此時的他是幸福的,徐徐海風、暖暖陽光跟自己愛的人,他調整角度從礁石上滑下坐在嵐薇身旁輕輕靠上她的肩
「痕,如果沒有我你也會很好的」嵐薇低聲的說著,說服著夜痕也試圖說服自己「會很好的。」
『他會很好的,我不用再擔心這孩子,此生無法與他廝守,至少讓自己少點掛心。』
「不會!才不會!」夜痕一個機靈坐起,緊緊拉住嵐薇的手紫羅蘭色的眸中滿是焦急「沒有妳我不會好,妳不要再說這種話了好不好……」
他的聲音越來越小頭都快低到胸前了,嵐薇看著少年的反應有些不忍,伸手環住他的腰靠在他胸口沉默地閉上眼,看著鑽進自己懷裡的少女夜痕伸手抱緊了她的肩,兩人就這麼沉默相擁直到日落
到了離別之時夜痕起身,嵐薇拉著他的手暗暗深吸一口氣她輕輕招手要求他蹲下,夜痕沒看漏她眼中的哀傷卻也沒想多,心裡認為可能是因為要分離但他卻錯得離譜
嵐薇環住他的脖子施力一撐閉上眼吻上了他的額頭,腦中滑過兩人一同度過的時光、種種畫面閃過
『我喜歡你痕,非常、非常喜歡,人都說緣許三生,若下一生我倆皆生為人我定會不顧一切只為與你相守,但此生我倆只能錯過,願你餘生能找到一個愛你你也愛的人。』
緩緩退開並睜開眼嵐薇看到夜痕軟倒的瞬間,手施力讓他倒進自己懷裡,小心翼翼地不讓他身上沾濕以防他醒來時起疑,她安靜的看著少年恬靜的睡顏溫柔地笑了,落下了一顆嫩粉色的珍珠正好掉在少年胸口的口袋,嵐薇遲疑了一下最後決定不拿走了,就當留個念想吧、反正他也不會記得她,就當她最後一次任性,想讓他身上有一樣代表自己的東西。
最後深深的看了夜痕一眼,嵐薇轉身面對她餘生要待的牢籠之中,義無反顧的朝深海游去。
Fin.

時間設定:夜痕15歲
                    嵐薇即將成年(跪求不要問確切數字)
嵐薇深吸一口氣轉過頭深深凝視夜痕的側臉她試圖勾起嘴角卻力不從心,她感受到最近自己身體的變化,她能繼續與他相見的日子、恐怕不多了
「痕」嵐薇遲疑地伸手摸了摸夜痕的髮「你要改改每天來找我的習慣了,如果我離開那你……」
「離開?妳要去哪裡?」夜痕紫色的眸盛滿焦急連忙伸手拉住嵐薇彷彿不這麼做她就會消失在自己面前「是不是我哪裡做錯惹妳生氣了?妳跟我說我改,妳不要走好不好……」
聽到這番話嵐薇愣住了,她以為他會笑一笑然後點頭答應,但她卻忘了十年之於他倆的意義不同
見嵐薇不說話夜痕更慌了,十年來他早已習慣日日有她相伴、習慣一走近礁石就能看見這抹嫣紅的身影、習慣她就在這固定的位子等著他、習慣他的一聲「嵐」可以換回她的回頭以及燦爛微笑、習慣每天在她離開的時候拉勾和她約定明天繼續聊,雖有些幼稚卻甜蜜、也習慣了每天在她離開後想著她說過得每一句話做過的每一個表情吃吃傻笑
「嵐我喜歡妳,妳不要走好不好?」重新握緊嵐薇的手,夜痕眼中的焦急逐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堅定及彷彿能掐出水的柔情「我是質數、妳是一,我除了我以外只剩妳。」
「真的?」「真的。」
嵐薇直直望進夜痕眼中瞧見自己的倒影,映在他眼中的女孩溫柔可人神色中帶著驕傲卻不失溫和,她才知道原來自己在他眼中是這等模樣,皇兄口中說的變溫柔原來是這個意思,祖母說人魚一輩子只會愛一個人或一條人魚,這十年裡她陪著他談天說地自己的心也在不知不覺中一起陪給了他,曾從長輩那聽過有個辦法可以變成人類但卻要付出無法見天日的代價
她是下一任的女君,當然沒辦法拋棄她的族群為愛出走,那就只剩另一個辦法……
「我們明天再見吧。」
最後一次。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