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人餡糰子

這裡茗嫣、稱呼隨意,主修二創虐文的渣渣夢文手,來自台灣、興趣聽音樂、看動漫、追日劇、看小說,嗜甜嗜酸嗜攝像嗜美食嗜孤獨,此帳主要放文放照片
特別喜歡的小說有玄日狩、非關英雄、特殊傳說、吾命騎士、兔俠,吃cp基本上算雜食,勉強算涉獵廣泛,歡迎同好交流
選擇性拒同擔,一起發廚可宣示主權滾

庄严的钟声宣告着时辰的到来,肃穆的教堂因灑落进来的阳光显得任何而梦幻
夜痕・岚恩有点紧张,带着纯白手套的手不断的握拳、松手、再握拳、再松手……脑子里闹哄哄一片耳边却安静的只听得见自己急促的心跳,过了几分钟——对他而言彷佛几个世纪,教堂的木门缓缓向两旁打开、门後,夜痕心心念念的未婚妻穿着白纱、捧着捧花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教堂里没有其他人,没有帮派的弟兄们、没有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亲戚只有他们两人,恍惚间他觉得、这个世界就只剩他们。
她缓步走向他,头纱调皮的掩去了新娘的面容却体贴的让新郎看见了她弯弯的嘴角,她笑着、他亦是。
夜痕伸手想牵过与自己仅有一步之遥的岚薇,她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此情此景无一不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突然、教堂刮起了一阵风,强劲的风压逼得他不得不抬起手遮住眼睛,等他手放下时、幸福的场景全变了调、没有身穿白纱的岚薇、没有肃穆的教堂,夜痕面前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地上却是尸横遍野,他迈开脚步想离开却踢到了什麽,机械式的低头、他对上了一双黯淡的红色眼眸
前一秒还幸福洋溢的女人此时已成了冰冷的尸体,总是意气风发的脸庞染上深深的绝望、经常挂着浅笑的双唇微张未完的话语还没被说出却已永远失去了被人知晓的机会,
夜痕跪在岚薇的尸首旁边,颤抖的手缓缓伸出一点一点靠近她的脸,就在即将触及之时眼前的女人骤然成了一团灰烬被一阵妖风给吹散了。
夜痕惊恐的睁开眼、发现自己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身上的睡衣被冷汗浸湿黏在肌肤上,房里安静的诡异、除了他的呼吸声以外再无其他声响,他疲惫地翻身坐起伸手拿过床头柜上摆放的照片,
相片的场景是夜痕梦中的教堂、主角是个穿白纱的女人,逆着光她彷佛天仙下凡一般圣洁而不容侵犯,那是他已故的妻子——岚薇・岚恩,她死於一场激烈的火拼、最後胜利的那人发了疯似的一把火烧了发生火拼的草原,身为帮主的岚薇和参与火拼的弟兄全都葬身於熊熊烈火中,当他带着支援赶到时早已无力回天,只能绝望的看着那片火海吞噬整片草原、吞噬他此生挚爱,待熊熊烈火终於燃尽也不顾馀烬高温,夜痕挣脱了拦着自己的弟兄冲进火场发了疯似的寻找某样东西,突然、他停了下来,看着脚边熟悉的戒指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他没有崩溃、没有失声痛哭,只是单膝跪下无比虔诚的捧起一只沾了灰的戒指轻声的说
「岚,我们回家。」
End.

诸君好久不见!

评论

热度(1)